'>

新疆昌吉一小巷裁缝铺专做旗袍20年 订单排到两个月以后

2018-08-29 15:05

原标题:新疆昌吉一小巷裁缝铺专做旗袍20年 订单排到两个月以后

小巷裁缝铺专做旗袍20年订单排到两个月以后图为已经坚持专业做旗袍20年的申明华依然坚持一丝不苟地为顾客服务。

亚心网讯 (文/记者代筱晔图/首席记者张万德)摊开手中的水墨画丝绸布料,申明华拿起剪刀,开始沿着自己在布料上画下的量体线施剪。只见他轻重有序地施展力道,棱角方正的布料经过他的剪裁慢慢呈现出玲珑的线条。最终经过剪裁、锁边、熨烫、再精剪等一系列步骤之后,这块布料呈现出旗袍的样子,与挂在它后面的几十件旗袍一样,属于一位量身定做的爱美女士。

今年48岁的申明华是一名从业32年的老裁缝,他和妻子王雯一起经营裁缝铺已有24年。今年,是申明华专注做旗袍的第20年,由于旗袍订单太多,找他定做一件旗袍往往要等两个月之久,即便如此也没能阻止顾客们的热情。

量体裁衣:26道量体,3次试穿精修

裁缝铺位于昌吉市延安北路小巷里一栋黄色小楼的二楼,进入不到30平方米的工作室内,墙面上挂满了款式、花色各异的旗袍。

5月7日,申明华和妻子王雯像往常一样来到店里,稍作整理后两人进入工作状态。申明华坐在缝纫机前锁边,面前的工作台上堆放着布料、手绘图样以及剪刀、量尺等工具。手中订单多,为了让顾客能快些穿上满意的旗袍,他和妻子每天的工作时间都保持在12到16个小时。即使这样,每天也只能做1套到2套旗袍。

旗袍工艺繁杂,整个工序多达几十道甚至上百道。量体、制版、剪裁、缝制、盘口、贴花都有讲究。在申明华眼中,为顾客量体是制作旗袍的精髓所在。

“定制旗袍第一步就是量体,总共分26个部位的量体,我们要将每一个客人的量体数据记录下来。”申明华一边为顾客量体,一边记下数据,除了胸围、腰围、臀围这些基本数据,连胸高、腰长和背长等也要细心测量。一件旗袍制作完成后,不会立即交给顾客。这期间,还要进行3次试穿精修。“我们会记录顾客的动作线条,举起胳膊时的肩线是否平整,弯腰侧身时腰线是否流畅,旗袍的开衩在走路时是否连贯……只有一再精修后,一件旗袍才算真的完成。”申明华说。

此外,在这里定做的每一件旗袍,扣、领、绣纹都是王雯亲手制作后缝制上去的。市面上虽然有卖现成的,但他们还是会用制作旗袍的布料亲手缝制,只为让扣、领、花纹与整个旗袍相互融通、互相点缀。

唐装的流行让“老裁缝”找准方向

工作室内不少工具看起来都有些年头,缝纫台的四面立柱已是锈迹斑斑,脚踏板踩得锃亮。锁边机的滚轮上都是长时间磨损后留澳门赌博网站下的痕迹。

“好多工具都跟了我30多年了,用顺手了舍不得扔。”虽然买了新式缝纫机,能集直线缝、曲折缝、锁眼等功能于一身,脚踏板也变成了电动机驱动。但申明华偶尔还是会用老机器、老工具。

“1985年,我随爸妈和兄弟姐妹们一起从江苏到新疆。15岁,家人送我去学裁缝,那时候只知道是去找个事做,谁能想到我这一入裁缝门就干了30多年。”申明华说,去学手艺时年纪太小,没有耐心,偏偏裁缝是个极度考验耐力的活。师父为了锻炼他的耐力,就让他练习穿针引线。

“我那时候,一天穿几十根针,盯得眼睛通红,一眯眼就要流眼泪。碰上数九寒冬,冻得手里捏不住线,边哈气边穿针。等练完了穿针,师父又让我学着给缝纫机送线,掌握不好频率经常要被机头的针扎好几次,扎得食指直冒血。”申明华笑着回忆当学徒时的往事。

夫妻两人自结婚第二年就在昌吉老市场开了家裁缝铺。“那时候,光我们市场里就有很多家裁缝铺。谁家出个新样式,大家都挤破脑袋去看去学。”如今,他们搬出老市场已有10年,同行中很多人都转了行。申明华也在经历了裁缝市场的起落后,找准了自己的方向。上世纪90年代末唐装的流行让他认识到,传统服饰在客户群中还是有很大需求的,从1998年起,他开始专注于旗袍的制作,一做就是20年。